当前位置: 首页 > 南县文化 > 湖西文艺
 你不在了 || 陈梅花
900彩票:2020-09-02 10:16 信息来源:原创 作者:陈梅花 浏览量: 【字体:

       你不在了
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文 陈梅花

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一天,

         妹妹生日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亲爱的爸爸,

         我可怜的父亲,

         你———不在了!



         老人们说,

         这是天上掉下来的一个祸!

         你———被老鹰叼走了!

         从此——你不在了,

         不在了就是没有了,

         没有了便是没有了!



          我跪在你的身边,

          紧紧的握着你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还是那么宽大;

          还是那么粗糙;

           还是那么厚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使劲地搓着揉着捏着!

           回应我的只有冰冷,

           透骨的凉从我的指尖钻入,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直插进心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 好疼!好痛!钻心的疼痛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从此,我不用叫“爸爸”!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从此,我看不到你的身影!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从此,我听不到你的咳嗽!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找啊…… 我寻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多想在那田间看到你耕种的牛儿!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多想在那路上听到你粗犷的吆喝!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多想在那桌上嗅到你浓浓的酒味!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谁说时间可以抚平伤口?

          岂不知,是痛彻心扉,伤口已结痂,伤痛却已入骨!

          谁说时间可以淡化记忆?

          岂不知,是记忆沉淀,化为永恒,深沉脑海永不灭!

         谁说时间可以冲淡思念?

          岂不知,是相思铭心,终生相随,至死亦难休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而如今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挚爱的叔叔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彪悍的叔叔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可怜的叔叔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也不在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也没有了你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没有你了,就是没有你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总是笑我牛壹公贰大叁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总是笑你连读六个一年级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三十了!你说,梅呀!二十几啦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四十啦!你说,梅呀!三十几啦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喜欢从你后面攀上你的肩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喜欢从身旁挽着你,摇晃着你的手;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喜欢故意拉长嗓子叫着“叔叔,叔叔”;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总笑我不懂事长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可你不知道,我只有在你面前才稚气未脱,恣意妄为,随性洒脱!

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可知道,我只有在你面前才觉得自己没长大,没有任何烦恼!

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可知道,你我叔侄,更似父女!


          如今,我的叔啊!

          你也不在了!

          我去找谁撒欢呢?

          谁能任由我肆无忌惮呢?

          我到哪里去找这么个人放纵不羁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仁厚黑暗的地母啊!

           愿在你的怀中永安他的魂灵!!!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【打印本页】
【关闭窗口】